风起

中学六年服役期未满,学生党长弧。不定期更文。本命双叶死忠。

【双叶】骨生花(上)

抓紧集会的小尾巴小尾巴,魔女集会paro
双叶不分攻受,含死亡向慎入
第一次写文,文笔幼稚ooc
————————————————————————————
叶修是个魔女,啊呸,魔男。

据说曾是天上的神,不知道为什么就跌落凡间,霸占一座山还造了座看起来并不是很阴森的城堡,整天抽烟遛狗嘲讽脸。好吧,其实这座山上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狗,也没有人给他讽刺。

现在,无聊至极的叶魔女(划掉)正在巡山。

“哟,是哪个小不点敢跑到我叶大神的山上?”叶修站定,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小孩。

他正蜷缩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背后的翅膀——哦不,只是一堆骨头一样的支架,正缓缓扇动着。但他的眼神却是十分清明,放肆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

叶修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更他人毛骨悚然的是,面前的小孩竟缓缓对他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当然,看起来和真的没两样。

叶修的心里竟开始蔓延出一丝怜悯,他看人很准,他明白,这个笑容里,并没有多少真情实感,只是一个虚假的,应付的笑容。鬼神使差地,他一个孤独了万年都不曾寂寞,甚至可以说是喜欢一个人而讨厌与他人相处。就是这样一个人,竟萌生出了“我要把他带回家”的念头。当然,他也这么做了。出乎意料的,小孩也没有反抗。


“喂,你别乱动。”叶修看着床上的小人正在用手抓着自己的伤口,有刀伤,有烫伤,也有被树枝刮破的刮伤。

该死的,我刚刚怎么没看见。
叶修想到,不自主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于是又火急火燎在杂的不能再杂橱柜里找纱布和治疗的药水。慌忙地,生疏地给他包扎。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哪是什么人类小孩!分明就是个小恶魔!可这只有骨头的翅膀是怎么回事?
叶修想着,手不自觉用力,但只是稍稍用了点力,竟直接将小孩的胳膊直接给拉脱臼了!

叶修吓得脸色煞白,慌忙给他接回去,却又不小心拗到了小孩的手腕和手指,只见小孩的手腕弯成一个正常人不可能做到的弧度,手指也直挺挺的向后拗去,伴着几声清脆的“咔嚓”。

叶修没见过这样的人,恶魔也做不到这样,怕是身体有什么意外。他脸色凝重,给小孩接好后又去看他的脸。小孩生的很好看,白皙的皮肤,秀气的眉毛,略带丹凤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小巧的嘴,因为刚得到了水的滋润而滑滑的,嫩嫩的。仔细打量,眉眼间,竟有些像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问。
小孩又笑了,还是一样的笑容,他说。:“我没有名字。”

“别笑了。”

叶修坐在阴暗处,不带任何温度地说道。

小孩看不到他的表情,以为他生气了,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颤,却仍是倔强地笑着,问:“为什么?”
叶修的眼里尽是些他人看不懂的情愫,只听他说:“不想笑,就别笑了。”

年仅9岁的恶魔终于撑不起那个故作镇定的成熟的外壳,他的眼底开始流露出孩童才有的天真,与懵懂。然后,他又听到那个如天使一般的人说道,
“现在是秋天,你,叫叶秋怎么样?”
“好。”
我终于有名字了,这是个只属于我的名字。小孩想到。

孩子终归还是孩子,仅这么一件小事,便能高兴好久。于是,叶秋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好看的丹凤眼完成一轮新月。这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温暖的笑容。

叶修发誓,他一定要守护好这份笑容,不管付出多少代价。







叶秋睡下后,叶修便去查各种资料。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查到了叶秋的症状。

叶秋所中的,乃天下至毒——骨生花。所中者将会从尾椎骨开始,“长”出一朵花,慢慢开始蔓延,直至蔓延到心脏,蔓延至全身上下,最后全身粉碎,化为花瓣,随风飘散。

真是浪漫的死法啊。叶修笑着却又随即变为严肃。

花是脆弱的,所以中毒者也是一样的脆弱,轻轻碰撞会导致骨头骨折或粉碎,他们的器官更是脆弱不堪,根本禁不起剧烈运动,不然很可能随时大出血。

这就可以很好的解释为什么自己刚刚轻轻的一拉却将叶秋的手臂拉脱臼的原因,他又转头看向叶秋。叶秋睡得很安静,睡姿也很好,一副完全不需要任何人担心的样子。

但当叶修想起他那副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外壳,虚假却又以假乱真的笑容,和他所中的毒。心又没来由地被狠狠一揪。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当时看向叶秋的眼神,是多么的温柔。

————————————————————————————
文笔渣,有多处用词不当,病症为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有后续,写的乱七八糟。
最后,感谢看到这的你^_^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