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中学六年服役期未满,学生党长弧。不定期更文。本命双叶死忠。

【双叶】骨生花(中)

双叶不分攻受,含死亡向慎入
文笔幼稚ooc,魔女集会paro ,私设如山
是一章无聊的过渡章,下章放刀…… ———————————————————————————— “我靠!叶秋你干嘛呢?!”叶修看着不远处树下的叶秋吼道。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当初那个兢兢业业的小恶魔,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恶魔。叶秋能这么平安的长大,其中少不了叶修的功劳。这么多年来,叶修翻遍各种古籍,寻找各种压制叶秋毒发的方法。一向不爱动的他,不知往那个栽满王不留行的小屋跑了多少趟,与某个大小眼的巫师讨论了多少次压制的方法,然后次次都因为呆的太久而被某个擅长治疗的巫师赶了出去。

他试过多种方法,调配了无数种药水,才堪堪保住叶秋的性命,但对于他身体的易折性,叶修只能尽可能的增强他骨头的硬度,让它们不那么容易碎掉,其余的,他无能为力。

——就这样一晃过了十年。

现在的叶秋,正站在一颗苹果树下,他看着树上结的苹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决定摘几个来吃。于是,他用手指做成一个钩子的形状,然后掰下这只手臂,用另一只手奋力向苹果扔去,仅一次,便打下了两三个苹果。

但,很不巧,这一幕,正好被前来喊他吃药的叶修看见了。

叶秋长大了,渐渐有了自己的心思,他瞒了叶修不少事。比如,他经常会因为药水与毒素的冲击而半夜疼得睡不着,以及他作为一个恶魔为什么没有尾巴和犄角,还有就是叶秋永远不会让叶修知道的

——他喜欢他。

在还没有遇见叶修前,他对生活不抱任何期望,他并非一心求死,却也没多大意愿活着。(注一)他是一个孤儿,曾被买到最脏最龌龊的地方做事,直到有一天因不小心撞见某些“大人物谈生意”,然后就被迫喝下了这天下至毒——骨生花。这也是他后来在叶修的魔法书上看见的,才知道这毒的名字。当时年仅9岁的他就想到,我快死了。但是叶秋的心里没有任何波动,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可虽说没有任何波动,但叶秋又想:

“我就这么死了?不行,我还没看看这个肮脏的世界有多令人作呕。”

于是,理所当然的,在某个晚上,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恶魔,带着那一点执念,逃跑了。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他四处转悠,又倒霉的遇上了地狱犬,狼狈地逃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山上,却又幸运的遇见了,那个足以改变他一生的人。

就是那个一脸嘲讽的人,带他回家,为他的毒急得团团转,细心的照顾他的衣食起居,让他放下了虚假的商业笑容。那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面对他时,眼底都是满满溢出来的温柔。

叶秋认为,这,也许就是天使了吧?果然这么美好的东西,就应该站在邪恶的对立面。恶魔和天使势不两立,那么,如果我也能变得向他一样温柔,一样善良,是不是,就可以和他,稍微靠近那么一点点?

于是幼小的恶魔忍着剧痛坚定地拔掉了自己刚刚长出来,尚未成型的犄角和尾巴,但当他疼的几乎晕厥时准备同样拔掉自己那对丑陋的翅膀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

“你的翅膀,很好看。”
那个人笑的是那么真诚,那么温暖。小恶魔突然心软了,他想,算了,还是留下吧。

喏,就比如说现在叶秋能自由拆卸身体的各个部分且用于各种用途的事,叶修也不知道。他不告诉他,是怕他担心。而他,最怕看见那个人为他忧虑的眼神。

初见时,你是无所不能的大哥哥。
而现在,我只想你呆在我身后就好。





“啊,没干什么,你要吃苹果吗?很甜的”
叶秋从容的把手臂接回去,并啃了一口打下来的苹果,笑着对叶修说。

同样的,无论什么时候,叶秋面对叶修时,永远是笑着的,是那种温柔的,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笑。

“不吃了,走,药配好了,苹果你留着配药吧,告诉你,这次的药可苦了!关于这手臂……等会再找你算账。”
叶修虽话里放着狠,但他的眼神出卖了他。叶秋看得出他没生气,于是他笑得更灿烂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只听他淡淡地应道:

“好。”

————————————————————————————
很好我又来啰嗦了,这章主写的是叶秋的心路历程,写的很杂,很乱,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下章放刀。
最后,再次感谢看到这的你^_^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