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中学六年服役期未满,学生党长弧。不定期更文。本命双叶死忠。

【双叶】一次唱K发生的故事

●文笔幼稚ooc,词穷
●依旧是歌词脑洞
●多CP,又臭又长


叶修在很认真的抢boss。
叶秋在很认真的工作。

忽然,叶·觉得今天boss意外很好抢·修收到了一条信息。他点开右下方一直在跳的小企鹅,那是一条来自沐橙的信息。

“叶修哥,我们在大番茄唱K,你来吗?”

叶修看看正在认真工作的叶秋,回了一句,“好,不过我弟弟唱的比我好多了,我想带他去。”

“叶秋?”苏沐橙回道。
“嗯。”
“好啊,好久没见到叶秋哥了,话说我还没听过叶秋哥唱歌呢〔捂嘴笑〕〔捂嘴笑〕”

叶修拔出账号卡,关了电脑,回身十分不怕死地“啪”的一声合上床上人的手提电脑,在某人炸毛前赶忙说了一句:

“走啦,去唱K。”

叶小秋很是不满意的皱起了眉,说道:

“不是喊你去的吗?叫我干什么。”
“唉没办法啊,叶大总裁日理万机,我这在家都快一个月了,还没和我亲爱的弟弟一起出去转悠转悠,现在有机会了,明天又是休息日,总裁就不赏脸和我出去玩玩。”

叶秋看叶修难得主动想和他出去,又想想这个月确实是忙了些,便答应了。





那家KTV离叶家不远,十分钟后,叶秋敲响了房间的门。(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叶秋而不是叶修,某人太懒不想抬手)

“哟老叶老叶老叶你终于来啦我们等你等的花儿都谢了快点快点进来进来。”

来开门的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小黄鸭(划掉)黄少天。但出师不利,黄少天一开门就愣住了。

“我靠,两个老叶!天哪,老叶什么时候学会的影分身!?”

“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秋,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很是无奈地说道。也不知里面的人听没听见。

“嗯,就这样。话说黄少天你就这么堵门口,还让不让我进去了。”叶修懒懒地一波嘲讽。

黄少天仍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但也乖巧地腾了地。于是一声声嘶力竭的“吼欸”便扑面而来,使得叶秋不禁揉了揉耳朵。

“哟~大山的子孙哟~……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对排~……”

好嘛,这下不能揉耳朵了,只能捂耳朵了。叶修更是忍无可忍地喊道:

“天呐,孙哲平你管管你家张佳乐!魔音绕耳啊!怎么没人切歌?切歌!切歌!”

一旁的职业选手们早已忍无可忍,只盼有个人起个头,一听有人出主意了,便争先恐后地、毫不犹豫地摁下了切歌键。张佳乐唱的太起劲,丝毫没有察觉歌已经被切掉了,直到下一首歌伴奏响起,他都毫无察觉。仍在尽情投入地“唱”着:

“哟!大山的子孙哟!”

一旁的小周很无辜地看向江波涛,然后指指自己。

“江。”

江·真·周语十级·波涛当然知道自家队长的意思,于是并不是很温柔也不算是很粗暴地夺过张佳乐的话筒,并捂住他的嘴扔向了孙哲平,然后非常绅士地把话筒递给了周泽楷。孙哲平稳稳地接住张佳乐,并摇头叹息了句:

“乐乐啊,活着不好吗?”











为什么江波涛一定要拿张佳乐的话筒?让我们把目光转向沙发的一角。

“放肆!”这是王杰希的声音。
“队长啊您别疯了,乖乖把话筒拿出了好不好?”这是刘小别的声音。
“来来来,小队长亲一个(๑ゝω╹๑)。”这是方士谦的声音。
“大胆草民!竟敢枉视天威,朕可是九五之尊!岂容尔等如此放肆!嗯?这是哪里来的太监,举止竟如此轻浮!拖下去,打四十大板!”王杰希铿锵有力的声音里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

“诺。皇上,臣斗胆,有一事相问。”这是刘小别无奈的声音。
“啊!”这是方士谦被方锐拖走的声音。
“讲。”王杰希皱着眉道。
“您这龙椅,是用何物所造?”
“嗯?你哪只眼睛看出这是龙椅。”这是魏琛不怕死的声音。
“大胆!放肆!来人,给朕拖下去打六十大板!”王杰希怒不可遏地喊道。
“皇上且听奴家说完嘛~这哪是龙椅呀~分明就是观音菩萨座下的莲花嘛~”魏琛突然翘起兰花指,十分妩媚地说道。
这可把王杰希说的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当机立断,说道:
“这话说的,朕爱听,不愧是朕的爱妃,赏绫罗绸缎五匹,翡翠玉珠簪一只。”
“谢皇上~臣妾能得皇上厚爱,真是臣妾三声修来的福气~”魏琛娇滴滴的道,说完,便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打着震天的呼噜,沉沉睡去。

以至于为什么魏琛说是莲花座,其实是因为王杰希的坐姿——只见他把五六个话筒柄朝内围成了个圈,然后自己坐在圈内,十分威严的盘腿打坐,仿佛神功将成。眼睛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周泽楷手里的最后一个话筒,准备伺机而动。(幸亏刘小别十分机智地把话筒全关了,不然可能整个包厢都充斥着王杰希的喝声……)









叶修坐在位子上,十分无奈地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顺便看看角落里笑成一团的女选手们,静下心来,认真欣赏小周美妙的歌声。

“我的爱扩散在方圆几里,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因为我爱你和你没关系。”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不仅人帅技术好,连唱歌都这么好听。但当他看到一旁戴妍琦意味深长的笑容时,顿时感觉背后一凉。

“呐,叶神不唱歌也就算了,听闻叶神的弟弟唱歌十分好听,不如让叶神弟弟来一首?”楚云秀淡淡的说道。

“啊?叶修有弟弟?哪呢哪呢?”这是来自脸红彤彤的孙翔的发问。

随之而来的,是一群职业选手(当然不包括王杰希那一堆)的发问。

“哪呢哪呢?哇塞!影分身啊!老叶你哪来的弟弟!”众人一齐惊叹道。

叶修无奈,他不是刚进门就介绍过了吗?这群家伙到底有没有听啊?

“秋儿,唱一首吧。”叶修回过头,对坐在他身旁的叶秋说道。

“啊,哦。”

叶修正惊讶自家弟弟怎么讲话跟周泽楷似的,一仔细看,叶秋的表情很迷茫,眼神涣散,白皙的耳朵染上一层绯红,一副懵懵的我是谁我在哪的表情。再看看他桌上的空杯子,叶修明白了一切。

“你喝酒了?”
“没有,我喝的是水,就是辣辣的。”

叶修捂脸。只听一旁的张新杰说道:

“我刚配好的治疗药剂呢?”

叶修表示一坛酒可以毁了一整个联盟。正想说“算了,你别唱了。”只见叶秋起身走向点歌机,不知输了什么歌的歌名。就坐在点歌机旁边的戴妍琦连忙摁了切歌键,好不容易拉上吴羽策唱《因为爱情》的李轩一脸懵逼。接着就被苏沐橙毫不犹豫地夺过了话筒,递给了叶秋。

陌生的前奏响起,叶秋的眼神突然一瞬间的清明,七彩的灯光照在桌上的一堆空酒瓶和易拉罐上,反射在叶秋棱角分明的脸上,竟显得温馨又柔和。他缓缓开口: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
在我的右边是你曾经喜欢的玩具
可当我站起身来在房间里寻找你
留下的只有带着你味道的一封信
就在昨天还一起看我们的照片
现在让我感觉像烂剧里的主演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边
是不是老天没看到我对你的疯癫……”

叶秋一开口,包厢里就变得很安静。

魏琛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打呼;
王杰希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角色扮演;
黄少天走出了震惊的状态;
张佳乐不再嚷嚷着要玩比大小;
张新杰停止了配“治疗”药剂;
孙翔停止了喝不明液体;
吴羽策拉着懵逼的李轩坐下;
方锐停下了准备在韩文清脸上画钱包的笔;

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听着叶秋唱歌。

叶秋唱歌真的很好听,淡淡的,却又不乏情感。一曲毕,大家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苏沐橙静静地看着叶修,叶修则暗暗地低下了头。












凌晨一点半。这个包厢重归寂静,楚云秀帮着刘小别把人送回微草,戴妍琦和苏沐橙则负责把剩下的人一起带回旅馆。

都结束了。叶修想到,拉了拉刚刚睡醒的叶秋的手,轻轻的说:

“回家了。”

叶秋今天不知误喝了多少酒,睡了一觉仍是懵懵的。但听到这句话,他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好。”叶秋回答。

“你今天唱的很好,没想到你唱歌那么好听。”
“嗯。”
“下次看清楚再喝,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酒量,一杯倒。别再喝错了。”
“嗯。”
“就该像这样出来走走,一天到晚窝在办公室里,像什么样子,不过下次不来KTV,去哪个公园散散步,就好多了。”
“嗯。”


今天的叶修格外啰嗦,今天的叶秋又格外安静乖巧。

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两人的影子。让叶修想到了小时候,每次走夜路回家,小小的叶秋就像现在这样拉着他的手,乖乖的,一句话也不多说,放心的跟着哥哥走,仿佛只要跟着哥哥,去哪都行。

叶修转头看了看叶秋与自己神似却又有不同的侧脸,又看看两人现在的姿态,忽然想起一句话:

“慢慢走,一直走,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即使没有从天光乍破开始陪着你走,那么就从现在开始陪着你一直走到暮雪白头吧。

那一刻 叶修就这么看着叶秋,想到。

评论(5)

热度(84)